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蝦餃 | 6th Jun 2012 | 網上討論 | (114 Reads)

本來說過,六四題目不想多談,六四故事不想提。一個偶然的機會,潛藏在心多年的故事就這樣出來。故事出來,這樣的題目,肯定有回應,也肯定非一般的回應。看見一位署名袁木(Yuenwood)的網友留言,反覆思量,這樣的討論無可避免,一般回應的範圍太窄,就開一個新的文章題目,再論六四,談蝦餃多年對這事的看法。

為了讓其他朋友知道袁木的看法,我也在這裏將他(她?)的回應,一字不漏的在這裏抄下來。

有一種人:八九年北京學生上街爭取民主,他們聲援;中共當局出動坦克及機槍血腥屠殺平民學生,他們譴責;到北京當局沒有倒台之虞,他們又反過來指摘學生搞事,並支持血腥鎮壓。將來北京要平反「六四」,相信他們也會厚顏無恥聲稱自己支持民運。

今年「六四」,我們耳根特別清靜,再無歪理、謬論替鎮壓詭辯,那些「香港捐助導致鎮壓」、「若不鎮壓就沒有今天經濟成果」等「謬論」,也銷聲匿迹。或許,他們已嗅到北京傳過來的「異味」,感到北京對「六四」的態度似有微妙轉變。



23年前,蝦餃跟在座諸位一樣,流過淚,甚至衝動過要上山打游擊,推翻那個暴政。看共產黨的書那麼多年,感覺他們上山打游擊沒有甚麼問題。當年年輕氣盛,覺得甚麼事都可為。

蝦餃有著跟廣大香江同鄉一樣的想法,痛恨共產黨。但他亦有自己的國家情懷,不會因為個人的愛惡,而衝動到要推翻一個政權。無論我們喜歡與否,這個讓我們討厭頂透的政權,是目前中國唯一的選擇。如果它因為港人詛咒而馬上從歷史上消失,這只會給中國帶來無窮災禍。如果明白這點,詛咒共產黨,原來就是詛咒中國,這是何等的黑色幽默?讓人哭笑不得。

因為蝦餃跟神州的一些聯繫,讓蝦餃聽到六四的不同聲音,看到不同看法。正如我多次強調,六四是中國人的六四,不是某人的私房菜,更不可能以某些人的觀點作標準。在這個問題上,蝦餃同鄉有一毛病,一切從自身觀點看問題,從來沒有考慮神州更大多數的感受。

23年,或者是時候我們來個反思,究竟當時的我們,在這事件中擔當甚麼樣的角色。如果來個歷史總結,這樣的角色對事態發展又會有甚麼影響?這個問題,多年前蝦餃就不斷自問。跟很多同鄉一樣,我們痛恨那政權,我們也支持學生的訴求,所以我們一面倒的站在學生的一面,我們支持支聯會。我們沒有考慮政府的立場,也沒有考慮更廣泛神州大地其他同胞的感受。當然我們更無知地,不知那次事件是一非常複雜的權力較量。北京的政治,絕對不是外面人瞎猜那麼簡單。

任何一個地方,民眾上街示威而失控,都是大事;如果長時間的失控,更是非常嚴重。觀乎事態後期的發展,事件已經不是甚麼學生訴求,是赤裸裸的暴力奪權遊戲。看那些暴民有目的的針對沒有武裝的入城部隊,刺激軍隊大開殺戒。這些都是在日後歷史總結的時候不能忽略的問題,但蝦餃同鄉對這些刻意忽略或遺忘。

無知的同鄉,一直以為自己高高在上,我們設法去幫我們認為是困於苦境的神州同胞。這是我們的盲動,多年沒有改變,也多年吃大虧。任何地方的內部紛爭,如果有外力插手,就非常複雜。無論香港現在已經是回歸,因為體制不一樣,我們在他們眼中,永遠是“境外”。那個時候,香港還懸掛米字旗,為甚麼要保守的老革命相信你們這群港英餘孽?

群眾運動,沒有後面的支持,特別是財政水源,難以持久。北京學生的街頭抗爭,持續了一個多月,且有不斷擴散跡象,原來後面有一群喝著英國人奶水張大的港人在財政上支持。且港人後面,就是美國的勢力在教路。作為一個有擔當的政府,除非搞事學生乖乖收場,否則別無他途。按照老共多年的思維,這是一場反革命暴力奪權事件,且後面有外國勢力在煽動。根據這樣的思維判斷,甚麼事情都可以發生。

我的故事,也是我不斷的反思,誰在後面不斷煽風點火,誰在不斷挑撥?支聯會在這問題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當年支持它,我們也是共犯。文章中蝦餃對支聯會用詞比較偏激,說的更具體一點,六四血債,我們當年支持支聯會的都有共犯責任。

港人看六四,不是用歷史,不是用政治,而是用宗教的角度來看。六四已經是港人宗教一部分。一旦變成宗教,就只有我說沒有你說。一切我看到的,我感覺的都是對,沒有其他。我說六四已經演變成一香港特式的宗教,一個宗教,當然需要一個圖騰。這個圖騰,就是那個醜不堪言的甚麼民主女神像。

我對六四的反思,其中一關鍵事件是在天安門豎起那民主女神像。不知當年誰提出這個鬼主意,但肯定的是受到外面勢力的教唆或影響。用意就是刺激那些老革命,將事情推向極端。這個像是公然的羞辱那些老革命。但我們這群喝著英國奶水張大的港人,有否想過,這也是公然的羞辱自己的國家及人民?!政權是短暫,人民是永恆,國家是神聖!堂堂大國,怎能給人這樣輕慢!

請想一想,中國民主發展,要靠西方概念的民主女神?那群搞事的學生,豎起這樣的石膏像,不是在羞辱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人民,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祖宗?這是否某一形態的賣國或叛國?

今天我們還要堅持這個醜陋石膏像,我們又怎能見容於廣大神州同胞?對於羞辱自己國家的人,你會客氣?

六四是一盤棋局,一盤到今天還沒有下完的棋。如果我們用圍棋的角度看,我們損失了一塊角地,不少死子給圍,但我們在中腹佈子緊湊,行棋暢順。目前局面我們稍優,如果收官能接回角地死子,就是絕對勝局。但棋還沒有下完,甚麼事情都會發生。如果用象棋來看,我們中盤輸了一只馬,但棄子搶先,現在殘局扭鬥,我們著法領先且有多兵優勢,也是稍優局面。

這場棋還在下,我們都在旁邊觀看。觀棋不語真君子,舉手不回大丈夫。香江觀眾,就一直盼望中國棋手的對方勝,且不斷在旁支招。而中國棋手的對方,已經出了好幾次回棋的惡劣手法。還好,中國棋手在劣勢之後慢慢扳回,現在棋盤控制大局,這些小事,不會影響棋手的心情。

後記

蝦餃只是一介草民或蟻民。在神州大地有些聯繫,但跟權貴絕緣。蝦餃行文,從來不看誰的口臉,也不會聽任何人的勸告。如果我聽人家勸喻,這個平台早就收檔!我有我的謀生技能,寫文章到今沒有收過一分一毛的稿費,誰也甭想通過財政資助來影響我的說話。

不群不黨,獨來獨往,是我多年風格。但也知自己毛病,就是看見不平之事,有屁就放。請諒!

如果我們能用歷史角度看事情,而不是宗教角度,我們用不著要甚麼時候平反。歷史發展,當時機成熟,自會結果。就算是農夫,也沒辦法規定果樹甚麼時候結果,更何況我們只是一群過客?

歷史很多錯事冤案,都有歷史公道的一天,急甚麼?

蝦餃

2012-06-06

[1]

你好,對於六四,我的觀點和你差不多。如果當年中共倒台,中国真的是不堪設想!


[引用] | 作者 Hec | 22nd May 201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