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蝦餃 | 12th Apr 2016 | 閒談趣談 | (152 Reads)

人生苦少年

工夫復何憂

智者不忘我

能為萬里遊

 

看到這首詩,大家不要誤會,它不是蝦餃的作品,我只是權充文抄公。這首叫做《偶得》的詩,作者是來自 IBM 研究院的詩歌機器人。機器人都可以寫詩,看來人工智能很快就要取代人腦了。是耶?


蝦餃曾跟網友討論,我不懂人工智能,不懂當然不能寫,所以近年討論得非常火熱的話題,我都沒法搭上半句話。最近談這個話題,是阿法狗打敗李世石,我才寫了一首詩“慶賀”一番。但都是寫棋的比較多,寫這個新科技概念比較少。


正在苦於不知從何入手去了解這新科技的時候,在網上看到一篇非常特別的文章,再結合之前的觀察與進一步思考,覺得可以班門弄斧了。蝦餃說過多次,班門不弄斧,工匠無進步。怕醜是學習的最大障礙,也是這種性格特色,讓大部份港人與國人沒法從學習中進步。


這篇文章,有點“膳稿”(繕稿)的味道,但也幫我打開了認識這科技的窗扉。今天大家都談人工智能,因為我們都不懂。這句話,出自中國科學院院士李德毅「那些不知道人工智能是什麼的人才喜歡說人工智能這個詞!」


這篇文章還有很多對今天中國在這領域發展的廣泛報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按連結跟進。文章主要介紹一個網絡平台-新智能,它是針對行內的用戶。外人看人工智能這行業冷冰冰,如果按性別區分應該是男性-理性、慎密、計算能力強、情商方面比較弱。為這個行業服務的網絡平台當家竟然是一位女士,她一開始幾乎完全不懂人工智能。


有了李院士的撐腰,也有這位外行領導內行的典範,蝦餃寫一篇談這問題的文章,就更理直氣壯了。言論自由,就是不懂的人也有發表的自由。如果一定要懂的才能說話,這個世界本應多寧靜啊!


談人工他智能之前,我們怎樣看智能或智慧?無論古今中外,一個被人稱贊有智慧的人,他一定看過很多書或有很多經歷見聞。這是什麼?用今天的技術術語說是他擁一個有很大的數據或資料庫。有很多數據只是單方面,最關鍵就是將不同的單獨數據連結起來。這種結合更會根據實際情況而出現不同的連結。


簡單例子,某人看到一些怪異的天文現象,於是他警告農民採取特別行動保護莊稼免受天災。首先,他有一個很大且相關氣候變化的數據庫,那些數據庫會跟有農業運作的直接連結。他根據這些連結,告知農民預防,於是他就是一個智者。


這裏我們看到數據、計算、對象,我們說的所謂智能或智慧,三者缺一不可。


大家公認諸葛亮是一個非常有智慧的人,所以劉備要三顧草蘆請他出山。諸葛亮能在山中閒坐而知天下事,那個時候沒有互聯網也沒有電視,他在這樣艱苦環境下能建立一個看通全國的數據庫,已經是非常難得。看通是一回事,但看通之後怎樣應對,就是我們說的計算力。這一點,我們從他跟劉備的對談中就認識到:巨大的數據庫與驚人的計算能力。但最重要的一關,就是劉備三顧草蘆死纏難打要找他,就是一個市場與對象,造就了一個平空出世的大智者。如果當時諸葛亮面對的是曹操或孫權,相信中國歷史會少了一個偉大人物。


我們經常說,天才與白痴,可能是一線之差,究竟差了什麼?就是最後的對象。一個看懂全世界的人,也知道應該怎樣做才是為他的族群謀取最大利益的方法,偏偏他的同鄉說他有神經病,將他關進精神病院。後來他的說法應驗,囚禁他的族人遭殃。這樣的事,歷史不知出現過多少次。諸葛亮要是碰上曹操,可能給曹操殺掉。


這不但是我們說的智者,藝術家也是一樣。我們喜歡聽貝多芬,是他有本事將很多簡單的音符連結起來,最後通過這些連結好的音符(音樂),將聽眾帶進他的感知世界中。每一個音符都是單一數據,他的計算力是將不同音符連結起來,他的音樂感動全世界。


梵高的画,是當今最貴的藝術品。色彩是梵高的基本數據,他只是通過特殊“計算力”,將不同色彩連結在他的畫布上,構成不同圖像。我們通過看他的作品,進入他的精神世界。他這個後世公認的天才,在他的時代被人當超級白痴看,他的画沒有人要,他更曾住過精神病院。我們今天通過看他的画進入他當年的精神世界,也是進入當年的精神病院了。


有了對智能的基本了解,讓我們看看人工智能。它的運作原理也是一樣,首先要有一個數據庫,不是大是超特大。我們看到的什麼人工智能,其實都是在做數據處理。有了數據這基本元素,就可以將它連結起來,也是我們說的計算力。人的計算力,是通過他的經驗、能力或天賦而來。機器的計算力,是通過不同研究而來。今天計算機的速度跟十年前比,是不知多少個幾何級數的變化。


如果純粹是數據與計算,人肯定會被機器打敗。今天阿法狗打敗李世石,我們覺得新奇,但三星中國研究院院長張代君說:不久的將來,一部手機,一個聯網設備就能打敗李世石。十多年前,當深藍打敗世界國際象棋冠軍的時候,全世界驚訝,但今天有誰再談這事?


圍棋是人類目前所知最深奧與複雜的智能遊戲。機器在遊戲中打敗人類,是否表示機器打敗人類?人類世界,難道只有遊戲而沒有其他事情做?炒作阿法狗,其實是任何智能的最重要一步,就是找對象與針對市場。沒有市場,有天大本事都沒用。


谷歌通過阿法狗一役非常紅火,甚至有不明白情況的人會將谷歌等同人工智能。這說明西方世界的玩法的確比中國人高明很多,因為他們懂得玩市場。中國人在這方面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技術玩得怎樣出神入化,都不如玩市場。


谷歌更乘阿法狗之勢推出人工智能繪畫這新玩意。大家注意到,這篇文章我是用一首機器人寫的詩作開始。看官們,這裏看到差別沒有?中國的人工智能可以寫一首讓中國人看得很過癮的詩,谷歌卻超越語文的束縛,來個觀感的世界大同,開創通過人工智能去畫畫。借問哪一個市場更大?中國人的人工智能在貪玩,寫一首詩流傳開去,大家開心,但誰會花錢買那首詩?兩個人工智能開發,誰的賺錢能力強?


人工智能有三大要素:數據、計算與市場,我們看到作為硬件的計算是比較無足輕重的一環,因為隨著科技不斷進步,計算力在不斷提升。怎樣擴大數據庫是今天兵家必爭之地,最決勝千里之舉,卻是如何運用市場,而市場由人類控制。阿法狗打敗李世石,它能打敗人類的市場嗎?



蝦餃


22016-04-12


後記


這篇文章,蝦餃要感謝一位 CWS 的讀者,是他在蝦餃網誌留言,希望我寫一下有關人工智能的文章,激發我對這題目的興趣。


http://hargawswis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3136974


http://www.guancha.cn/YuLiang/2016_04_07_356227_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