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蝦餃 | 5th Apr 2016 | 流浪蹤跡 | (82 Reads)

不同年齡層或人生的不同階段,對旅遊的要求都不一樣。年輕的時候,希望多看快看,最好在一次旅行中盡覽所有美景,不枉此行。三十多年前首次來歐洲旅遊,參加巴士七天十國團,還感覺看不多不夠。在歐洲生活之初,經常開車到處走,曾經試過一天開車 1300 公里,因為要貪多貪快。一切俱往矣。


如今出外不求多也不愛快,在某一點泡一段時間,閒適地過幾天,悠然自得。什麼美景無所謂,因為看過之後也心中無痕。近年因為有網誌這玩意,可以用文字記下旅遊感覺,否則翻看老照片也沒法將它找回來。

 

近年開始迷上一種新的旅遊方式,就是坐在船上好幾天,隨它到處漂流,船到那裏看到那裏,一切不用自己安排。這種方式的特點是全包,不用為去那裏吃飯張羅,更不用擔心酒店房間。這種方式,正好適合甲組(甲子組)人士的特別需求。


船漂有兩種,大洋跟大河。個人感覺,大河更特別。大洋漂流,除了天連水水連天,什麼也看不到,只能靠岸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大海航行,無論船有多大,相對茫茫大海都是非常渺小,也給人一種無根的感覺。大河漂流,任何時候都知道在那裏,看到人煙看到景物變化,非常實在。


另一特點就是大河漂流可以帶我們去一些平時怎樣想也不會去的地方,因為當下我們習慣了汽車思維。高速公路遠離河道,為了省錢也為了保護生態文化。人類的文明由河開始,河不但提供水源也提供交通與文明交往。河道一走,就可以感受幾百年或上千年前的前人生活。開車在高速公路狂奔,除了速度,有什麼其他得著?快能讓我們看清楚看透嗎?


大河漂流的速度,最快不過時速 20 公里,讓我們有機會細賞兩岸景致,體味文化人生。此外,它最獨特之處就是過水閘,非親身體會難明瞭。


這次大河行程是走法國主要水道隆河(River Rhône)。它從日內瓦湖開始進入法國境內,之後在里昂接上索恩河(River Saône)再往南直奔地中海。行程由里昂出發,也是終點。先往北走一段索恩河之後再回頭走隆河,差不多到河口位置再回頭。以前經常開車經過里昂,但從來沒想到它的重要性,原來是兩河匯合點,怪不得它多年來都那麼富庶。


法國人搞水利工程,在歐洲甚至世界水平上都無出其右。這回走全程法國大河,真可以領教法國人水利工程的功夫,名不虛傳。里昂海拔 160 多米,離開河口 300 公里。如果順著自然走勢,沿隆河順流而下的確很過癮,船走得飛快,但逆流而上就非常吃力了。此外,300 公里的河道上,肯定有不少險灘,也會威脅船運安全。現在有 12 道水閘將河道分離,不但減輕逆水行舟的壓力,更將沿河險灘擺平。


在法國河道過水閘,可以說要用藝高人膽大來形容。我們坐的船是 110 米長、11.4 米寬,也看過有130 長,但寬度是標準,只能少不能多。因為水閘的寬度只有 12 米、長度 195 米。河船進入水閘,兩邊各有不到 30 公分的距離。船長要操控一條長一百多米的大船進入水閘而不發生任何碰撞情況,難度跟百步穿楊差不多。有兩個晚上是通宵航行,在漆黑的環境中作百步穿楊之舉,只能佩服。晚上過水閘,因為大家都在入睡,發生任何輕微的碰撞,都會讓不少甲組人士難安眠。


在隆河開船不但要準繩,操控大船過水閘不發生任何輕微碰撞,船長更要能屈能伸。跨越隆河有不知多少橋樑,但橋跟河面的高度是不一樣,有些比較高,有些比較矮。在萊茵河坐船,看不到這奇景,就是船長在船頂甲板的駕駛艙,原來有伸縮性。正常行舟,駕駛艙彷如船頂一小屋,但有需要,它卻可以降到跟船頂一樣的水平。


開始的時候不明白,為什麼甲板的設施,例如太陽傘等,一下子給拆掉之後又重蓋起來。難道水手們太清閒,無事找事做?原來要過那些特別矮的橋。矮到什麼程度?我在甲板站著看景色的時候,船長要我馬上坐下來。坐下不久,橋樑就在頭頂不到半米的距離往後飛去。只覺一陣寒風掃面過,原來曾經跟死神那麼近。船長不但要對大船操控能力非常強,更要非常清楚每一大橋的通過空間,否則大禍臨頭。


這次法國兩河漂流,安心坐在甲板欣賞兩岸景色,去過很多平日怎樣想也不會去的地方。那些地方,可能需要看法國地圖才找到在什麼位置:Lyon,Tournus,Chalon-sur-Saône,Mâcon,Vivier,Arles,Avignon。河船漂流過的區域,是法國最富庶的地區,是勃艮第(Burgundy,法語 Bourgogne)與普羅旺斯(Provence)。是為食鬼天堂,特別是里昂,更是很多人說的美食之都。


法國的餐就要配飲,勃艮第是法國重要的產酒區。說到葡萄酒,就牽涉地方恩怨,因為在勃艮第,他們感覺自家地區的才是葡萄酒,波爾多(Bordeaux)的算什麼?蝦餃不算參與法國內部的爭拗,誰的葡萄酒好與更好,都是進喉灌肚穿腸過。一萬元(美金)一瓶的葡萄酒,不會比十元一瓶的超一千倍。蝦餃早就看破紅酒,不會為它浪費青春與金錢。


去過那麼多地方,總要找一個來簡單談談,也是這次河漂的一個驚喜,就是隆河出海點的阿爾(Arles,法文比較古怪,很多寫出來的字母原來不用理會也不需較真,非常符合香港人讀懶音的習慣,發音都可省掉)。阿爾這地方昔日經常開車經過,因為附近有阿維農,而它的名聲太響噹噹(是歷史上第二個教皇中心),很多不懂的人就會去阿維農而忽略阿爾。走寶!


根據船公司介紹的資料,阿爾原來是法國最大的城市(面積計算),因為隆河出口一大片濕地等國家重點環境保護區都納入阿爾的範圍。是法國觀賞候鳥與野生動物的最佳景點。這城市也是法國最古老城市之一,因為它還保留了羅馬人建設的競技場與古劇場,說明它的歷史份量。


最讓人驚訝的事,梵高(Vincent Van Gogh)曾在這城市住了 15 個月,卻画了三百幅畫,是他一生最旺盛的創作期,很多名作都是在那個時候在阿爾完成。他畫中的景物,今天猶在,怎不叫人興奮?如果比較一下他畫中的色彩配置,原來跟普羅旺斯的傳統色彩那麼接近。


他最後因為太窮自殺,是他離開阿爾一年的時候,他的畫一幅都賣不出去。歷史真懂玩弄世人,他的畫是今天世界最貴的藝術品,買賣任何一幅都可以產生一個富豪,他卻因為經濟原因自盡。

 

談畫的經濟也順便談一下河漂的經濟。因為河船的空間比較狹小而載客量不多,服務人員跟乘客的比例相對地多,所以給人的感覺會很貴。但精心策劃與不太計較,也可以享受一個不算太貴的假期。以萊茵河與隆河作標準,因為有高度限制,河船都是三層高。最高層肯定最貴,一般人會坐中間那一層,原來也很貴。如果能坐潛水艇艙,價格就差很遠。這是船的第三層或底層,也是船員的起居艙,只不過是乘客在船頭,服務員在船尾。說它是潛水艇艙,因為床在水線之下,船艙有密封窗,通過它往外看,感覺到船的速度。潛水艇艙比二層便宜三分之一,不及是一層的一半。除了艙位不同,大家吃喝起居設施一樣。要策劃好就是要搶先報名,因為潛水艇艙最早售罄。


蝦餃


2016-04-0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incent_van_Gogh#/media/File:Vincent_Willem_van_Gogh_-_Cafe_Terrace_at_Night_(Yorck).jp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edroom_in_Arles#/media/File:Vincent_van_Gogh_-_De_slaapkamer_-_Google_Art_Project.jp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incent_van_Gogh#/media/File:Starry_Night_Over_the_Rhone.jp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Yellow_House_(painting)#/media/File:Vincent_van_Gogh_-_The_yellow_house_(%27The_street%27).jpg



http://hargawswis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836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