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蝦餃 | 19th Feb 2016 | 小港快郵 | (375 Reads)

雞尾包:


今天是丙申年的首個節氣-雨水,也趁這機會跟你與一眾茶餐廳好友拜年。之前在電話中跟個別好友交談不少,但通過文字還是今年首回。前年香江黃巾之亂,看到家鄉給人侵略蹂躪而大多數人卻若無其事,蝦餃氣憤異常,曾說過不想多談家鄉事。去年也很少給諸好友電郵。


本週初看到一篇所謂戰略學博士的文章,真係火都嚟埋,於是寫個故仔跟他討論。這種討論,自然是以家鄉事為主軸。於是,一個唔覺意就打破自己不再談家鄉事的說法。既然有開始,就繼續下去,相信你們不會責備我違反“諾言”吧。

 

昨天電話,你跟我說看到我們“好友”蔡子強的文章,非常興奮,一定要我看。這裏的好友要加括號,因為跟一般解釋有異。我們都不認識他,我們開始討論他,是四年前梁振英說要出來競選特首的時候。蔡子強的確是打狼高手,什麼小事都是攻擊武器,真達到武俠小說中的落葉飛花可傷人的境界。我們也相互譏笑,互相勉勵,做人不要太蔡子強。他招招殺著,表面看似厲害,但摸清門路,就是那三道板斧。他的功夫除了打狼會招引一些好事者,其他無甚足觀。所以我們後來也懶得去討論他。

 

他這回將旺角暴亂跟 67 暴動相提並論,再一次顯示他就是這樣的伎倆。我們多次討論過,他是香港反對派的理論大師,經常提出不同搞事方式或進攻方向。他們的共同目的就是打狼:一個理論,一個行動。這個所謂理論大師,要煽動一些入世不深的年輕人容易,像我等經歷風波的人就不那麼輕易受騙了,且我們很快就看清他葫蘆裏裝的是什麼東西。


旺角暴亂跟 50 年前那場暴動,不管從那一角度來說都是冇得比,可以說是大纜扯唔埋。唯一的可比性,就是街頭騷亂。如果這樣都可以比,為甚麼蔡子強不找當年南華輸波,球迷搞事引致銅鑼灣大亂來比一比?之前我說過,硬要將兩樣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來做對比、作假設,就是別有用心的陰謀。

 

蔡的陰謀,當然是打狼,此外就是讓受盡壓力的反對派緩一口氣。旺角暴亂一事,反對派進退失據。首先跟暴徒劃清界線,之後就來招各打五十大板去安撫激進份子,說激進份子的暴行是錯,但政府“官逼民反”也是錯。他們這種兩邊抽水的手法,不但讓廣大市民不齒,連激進份子也不領情。反對派馬上兩面不是人。如何走出這個困局,就要考驗心有多狠與面皮有多厚,這些考驗都難不倒蔡子強。

 

蔡提 67 暴動,也順勢推他好友張家偉的書。看網上資料,張家偉畢業于中大政治系,1991 年開始從事新聞行業。從年份資料看,他們可能是中大的同學。張家偉花了不少時間研究 67 暴動,並寫了三本有關這題材的書:《傷城記》、《香港六七暴動內情》與《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蝦餃有最後一本書,並於去年寫了一篇書談文章談這書。


如果蔡子強真有看過張家偉的書,就會發現旺角的暴亂跟 67 暴動是不能比。從起因、性質、持續時間、民眾支持、死傷數字等都相差很遠。真的要比,南華球迷騷亂更相似。


首先,67 暴動開始的時候有不少市民支持反英抗暴,「白皮豬」、「黃皮狗」等說法在那個時候深入民間,只是後期市民對左派的支持才減弱。這點跟旺角暴亂完全不一樣,市民從一開始就臭罵暴徒,全力站在警察那一方。這一點,反對派開始時也要順應民情,齊聲譴責暴徒,只不過後期看到有抽水機會,就來招各打五十大板。


蔡的文章,刻意突出 67 暴動時有十名警察被殺,且有六人是被槍殺。用意非常明顯,就是暗示當年左派暴徒如何暴戾,來為這次旺角暴徒開脫。看到這裏,我真懷疑蔡子強有否看過張家偉的書。在張的書有傷亡數字統計表。當年的確有六名警察被槍殺,但跟香港的左派無關,因為那事發生在沙頭角,是中方的民兵越境攻擊沙頭角警署引起。說到被槍殺,67 暴動一共有 17 人被警方槍殺。


對照一下今昔的一些數據,就知道兩者的不可比特質。再看今天香港的警察,的確做到毛主席的教誨: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連向天開槍保命也遭指責。昔日警察殺人,今天警察被人追殺。一個是數據沒法比,另一個是場合應對沒法比。蔡子強,你的陰謀玩夠未?


作為反對派的理論大師,蔡子強自有他的本領,就是製造議題、轉移視線。這一點,無論蝦餃多麼不喜歡他,也會給他一個 like。


他在這時刻提出要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旺角動亂事件,的確是轉移視線的高明手段。相信獨立調查訴求,會是未來反對派的主打議題,香港繼續喧鬧,在喧鬧的過程中,讓港人忘卻旺角的疼。這正是反對派的最終目的,蔡子強不愧是反對派的軍師。


回到蔡的文章,也非常佩服他的臉皮與手法,他將港英政府對 1966 年天星小輪加價的暴亂調查報告塞進討論議題,企圖魚目混珠,當是港英政府回應 67 暴動的調查報告。對 67 暴動,港英政府沒有任何調查報告,因為在張的書目中找不到。他花了那麼多時間研究這個題目,不可能犯這樣低級錯誤,走漏了一個重要調查報告。如果真的有這個 67 暴動報告而張家偉走漏,報告存在,誰也可以看,為甚麼身為中大政治系講師的蔡子強不去找來研究一下?他搞的是政治學還是政治?張冠李戴伎倆,只能欺騙無知廢青。


就算港英政府在 1966 年做了一個暴動調查報告,都是在事件走完整個法律程序後才做,就是要釋放的釋放,要判牢的判牢。反對派現在吵什麼?


反對派急於吵嚷獨立調查,其實是在安撫給他們出賣了的激進份子。反對派利用激進份子,是牛頭角順嫂都知的事。從黃巾之亂開始,香港街頭騷亂無日無之,反對派也利用這些大大小小事件不斷炒作議題,發揮他們的打狼伎倆。沒有激進份子的衝鋒陷陣,反對派何來那麼多打狼子彈?借問這些街頭行為藝術表演,有那一個反對派人物參與過?香港那群傻瓜激進份子,給人利用擺上枱,死了還要感謝害他們的人,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世間荒誕劇,莫過於此。


67 暴動是港人慘痛的回憶,是香港歷史不光彩的一頁。我們不想它再發生,也不應該找它之後發生的事跟它對比,當然更不容無恥政棍抽它的水。論暴動的兇殘性,67 暴動遠遠不及 56 雙十暴動。國民黨殘餘力量發動那場暴動,在不到一個月就導致有過 60 人死亡,大部份都不是搞事的暴徒。67 暴動,持續 7 個月,有 51 人死亡,超過一半是搞事者。我們怎樣對比兩場傷亡慘重的暴動?蔡子強,抽水唔該行遠啲!

 


蝦餃


丙申年雨水



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60218/s00022/1455759783423


http://hargawswis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0171644

 


[1] 借艇割禾

蝦餃兄確有慧眼!在下由衷佩服!

泛民中的「戀殖派」使的這一招叫「借艇割禾」,把萌芽中的所謂泛民「本土派」殺個措手不及、人仰馬翻。「艇」上盛載了三樣致命武器:分別是:磚頭、信箱鎖及個人著作;而割下的禾均以美元計價。

看來「戀殖派」對新東的這個立法會補選議席苦無勝算而孤注一擲。我同意蝦餃兄的觀察,「本土派」今次的確是被賣了!

引蝦餃兄文字:「…香港那群傻瓜激進份子,給人利用擺上枱,死了還要感謝害他們的人,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世間荒誕劇,莫過於此。…」

恰恰是對事件一個最貼切的評語,可惜芸芸香港人中能看懂內裡玄機的又有幾許呢?


[引用] | 作者 Eddie Chan | 21st Feb 2016 | [舉報垃圾留言]


過獎。蝦餃沒有特別,我能做的,任何人都可以。蝦餃的所謂慧眼,因為我從來不看香港的電視新聞,沒有視障,自然看得比較清。任何地方的電視新聞,都是播一些讓你看的資訊。香港的電視台在那些人的手中,大家懂的。看得多人家刻意讓你看的咨詢,你能跳出他們的咨詢五指山?噢,香港叫五台山。

香江這齣特別肥皂劇,勝過任何韓劇日劇。日韓劇的劇情,假得非常離譜,且有預測性。但香江肥皂劇是真人騷,劇本是互動形式,可以按觀眾的口味改變,觀眾也可以參與編寫劇本,讓人看得非常過癮。

或者透露一些大概劇情發展:香江出現多年打狼劇,最想殺狼的不是反對派;最想民主黨趴街的不是民建聯;最陰險的不是黃毓民;最心狠手辣的不是本土派等......還有很多,編劇不許我多說,我也沒法,諸位慢慢看吧。

劇情看來複雜,其實都是按一個主線開展,之後不同分線從主線發展,變作這特別肥皂劇。主線的基調,就是戀殖。看懂這個基調,其他劇情發展就不難看了。有了這些線索,大家也可以猜到上面提及的懸疑人物是誰。有一點非常肯定,最傻瓜的是本土派。年輕人給人利用,那是天經地義。在政治這大醬缸中,不利用他人就會天誅地滅,能怪誰?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蝦餃 | 21st Feb 2016